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爸爸回来了,一回家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当然不会注意到我们母子之间的诡异气氛。当晚,我们安安静静地吃完晚饭,爸爸继续窝回沙发看电视,妈妈则洗碗去了。我走进厨房靠近妈妈,想要帮她洗碗。但我一走近,妈妈就像看到鬼似的,靠着厨房流理台恐惧地看着我
  「妈,我帮你洗碗。」我站得远远的,指着水槽里的碗筷说道。
  妈妈那美丽的脸庞上带着难以形容的害怕,昨天深夜的事情肯定带给她精神上严重的冲击。我原本不是想弄成这样的,只想趁妈妈酒醉的时候偷奸她,幻想母亲醒来什么也不知道。但妈妈在途中醒来,接下来的一切就都失控了。我没有那么大胆,大胆到敢直接强暴妈妈,偷奸妈妈已经是我淫欲的最大展现。但昨天就算在妈妈醒来之后,我也没有停下。
  强大的色欲驱动着我继续强暴妈妈,让妈妈体认到我对她肉体的渴望,是伦理两个字挡不住的。
  「我自己...我自己洗。」
  妈妈结结巴巴的说道,彷佛很害怕我再靠近。于是我往后退了两步,无奈的点点头,妈妈便慢慢的转过身去继续洗碗的动作。
  这天的妈妈身上穿着一件有白色花边的短袖衬衫,从背后可以看到透明的衬衫底下,有两条粉红色胸罩的带子,让我不禁回想起昨天强暴妈妈的时候,玩弄她那对雪白乳房的刺激。妈妈的下身穿着一件绿色的丝质裙,脚上套着浅灰色的薄丝袜。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没有去上班也穿着丝袜,大概是已经习惯腿上有丝袜包覆着的感觉了吧。这习惯正好对着我的胃口,她应该也知道她儿子的性癖好就是丝袜才对?
  我在妈妈的身后远远的看着她,看着她裙下那双姣好的灰丝美腿,感觉心里那种后悔与怜惜的感觉正在逐渐消退,欲望竟然又重新占据了我的内心,裤子里的小弟弟也慢慢硬了起来。
  猝不及防的,我突袭式的直接从后将整个身体贴上妈妈的背,双手向前掳住了那对丰满的乳房,完全勃起的阴茎也隔着裤子顶在了妈妈的屁股之上。
  妈妈的身子一颤,摇动着挣扎起来想摆脱我。我虽然身高不及妈妈,但仍是紧紧地从后扣住妈妈胸前的奶子,下体紧压着母亲的臀部,不让她轻易脱开。妈妈察觉着我的不良意图,低声地转头说道:
  「小泉,放开我...!」
  「你再动,我就叫爸爸来看。叫他看我弄你。」我出言恐吓着妈妈,虽然这样的话语毫无逻辑,我把爸爸叫来,应该是我会被暴打一顿。但脸皮薄的妈妈却是很吃这招,一听到就浑身僵硬的站着不动。
  「我还想要...」边说着,就利落的伸手解开妈妈衬衫上的两颗扣子,将双手探入其中开始抚摸妈妈的乳肉,感觉那细滑的肌肤。
  「不可以,不能再错了...我们是母子...」妈妈紧张地说道:「这样是乱伦啊...!」
  「我们昨天已经乱过了,再多乱一次也没差了。」
  我不理会妈妈那怕被发现的的反抗与挣扎,将双腿伸入妈妈腿中间,将她紧紧并拢的双腿给分开。似乎感觉到迫在眉睫的危机,妈妈无力的企图劝说着我:
  「小泉,不能再这样了...妈妈求求你...」
  「我不管。」
  我强硬地说道,接着一手伸入妈妈的裙子之下,抓住灰色丝袜的裤头与底下的内裤,用力的一把往下硬扯,拉到臀部之下。同时间拉下我的拉炼放出了那已经被淫欲胀满的凶茎,一下点在妈妈的的小穴之上。她的两条丝袜腿拼命地想夹紧,但已经占据有利位置的我用膝盖顶开她的双腿,让妈妈抵抗我的举动只是徒费力气。我扶住自己的鸡巴,对准穴口,一个前挺,就刺进了昨天那让我爽得欲仙欲死的嫩穴。
  让我意外的,妈妈那紧窄而炙热的的穴里,早就已经湿滑而泥泞不堪。我深深捅入的肉棒马上感觉到被层层的嫩肉紧紧缠住。
  「妈,你好湿哦。」陷入欲望泥沼的我出言调戏着妈妈。看过很多色情小说的我,早就知道阴道分泌液体而湿润,就是做好了性交的准备动作。
  妈妈原本还扭动着抵抗我的动作,但我将全身紧紧地压在妈妈背后,右手也紧紧探入衬衫与胸罩之中,用力的扣住妈妈那丰满的乳峰。而在我将火烫的肉棒强行插入妈妈湿润的嫩穴之中后,妈妈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而放弃了抵抗,连双腿都快要站不住而软下。
  我赶紧从下方用屁股使力将妈妈向上猛顶。让插入的阳具贯入更深。膝盖在后抵着妈妈的膝盖窝,撑住她软绵绵的身体同时,也让自己的腿能够蹭着妈妈的双脚,感受那股与丝滑美腿不停摩擦的快感。
  我也没用什么技巧,只是大力地将我的肉棒前后插入,但还要小心的不能发出声音免得让在客厅看电视的爸爸发现。从后偷奸着妈妈的快感刺激得难以形容,每一次向前的刺入都让妈妈紧咬着唇发出轻微的呻吟。我抓住妈妈的丝袜美臀,来回用力的搓揉那让我魂牵梦萦的美妙翘臀,让手掌的皮肤与丝袜覆盖着的屁股发出嘶嘶的悦耳声响。被我暂时放过的丰满乳房也随着我每次插入的动作而上下的用力跳动。
  「老婆啊,有水果吃吗?」
  在客厅的爸爸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妈妈全身用力的紧绷起来,连带的使原本就已紧窄的穴肉都再次紧绷的收缩起来,狠狠箍住我粗壮的肉棍,让它几乎被挤压到会疼痛的程度。我咬着牙忍耐着这股紧缩的刺激感,抓住妈妈的奶子不让它们乱晃并藉此施力,用缓慢但有力的动作确实的突破着妈妈紧窄的美妙花径。
  「有啊,待...待会切好拿过去。」
  尽管下体正被我干得啪兹作响,妈妈还是紧张的维持平稳的音调回答爸爸。这样随时会被发现的淫靡氛围让我感觉到极度刺激,抓住妈妈那对淫荡奶子的双手使上了劲,把乳房死死的掐紧着,像是随时都会真的被捏爆一样。
  「你快点...你爸会怀疑的...」妈妈艰难地从小嘴里挤出这几个字,我没停下抽插的动作,只是很快地回答道:「好,妈妈乖乖配合我就很快。」
  说罢,我快速的将深陷肉穴中的肉棒给抽出,感觉妈妈的身子几乎就要软下来。但我不给她机会喘息,快速的将她翻过身来面对着我,将她的裤袜快速拉回臀部之上,然后粗鲁的将裆部的部分撕裂开来,将内裤往旁边用力一拨,再次将粗长的肉棒狠狠干入妈妈的蜜穴之中。
  妈妈那对巨大的34E雪奶也被我翻出胸罩之外,裸露着面对我不停的弹动,那挺立着的两颗深红蓓蕾也迎着我的活塞动作而在空中不停划出两道美妙的弧线。
  妈妈一手撑住身后的水槽,一手抵在我的胸口无力的推挤着我,偶尔还会无谓的捶打我的胸膛。这样软软的抵抗反而使我更加兴奋,我的手握住妈妈那纤细的腰部,在此时抓得更紧以方便下体的激烈奸干。感觉下体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从交合处挤出的白沫也越来越多。这时候妈妈脸颊潮红,细长的双眼微微睁开,眼神迷离,轻仰着头近乎失神。上排牙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失控的呻吟,看起来不像在抵抗,却像是极为享受。
  每一次下体的摩擦都让我快乐极了。而从妈妈的反应看来,她也有一样的感觉。妈妈大概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紧张的状态下被儿子干到整个人陷入空白状态。我低下头轻咬住妈妈的乳头,捧住妈妈胸前另一颗饱满的乳球揉捏,迫得妈妈将右手轻搭在我的后脑,紧闭着眼从迷人的小嘴里发出一声细微但绵长的淫叫:
  「啊...」
  「妈,你的奶子好棒。」
  我出言称赞着妈妈美妙的玉体,感觉到妈妈虽紧闭着眼不发一语,但十分享受这样刺激的背德性交。我加大力道揉捏着妈妈的乳房,两颗奶子软绵绵的,像是布丁又或豆腐,在我的掌中不断流动变形。我被自己亟欲吸奶的欲望所驱使,轮流吸吮两颗深红色的小巧奶头。
  「你快点...你爸...啊...」
  妈妈艰难的轻声说着,双手搭在身后的台上,免得被我一次一次的撞击整个压垮。那头美丽的波浪棕色长发也不停的随着我挺进的力道而摆动,煞是好看。
  「那你帮我,妈妈快让我射...」
  我使劲浑身力道的抽插着母亲紧窄的小穴,突然感觉到妈妈顺着我干她的动作将丝袜屁股移上流理台,然后用那双秾纤合度,穿着超薄灰色裤袜的长腿紧紧夹在我的腰后,催促着我快点射精。
  「喔天啊,好爽啊...」
  查觉到妈妈用丝袜美腿夹住我腰部的这个动作,更加催促着我奸干妈妈的行为。我伸出手紧紧抱住妈妈的身体,让那对巨乳紧紧抵住我的胸膛,夹在我们的上半身之间,让奶球像是快要挤爆似的夹扁。接着猝不及防的伸出嘴吻住妈妈的唇,紧紧吸住妈妈香甜的小嘴,不让她有机会逃脱。妈妈一方面伸出性感的丝袜长腿用力夹住我的腰,一方面被我紧紧抱着,因此违背意愿的被我激吻着却无法逃脱,让我有机会强行吸吮着妈妈的甜美香唇。
  在多重快感刺激之下,仅是脱离处男的第二天,就这样与自己的妈妈进行如此香艳火辣的背德性交。已经无力阻挡自己被致命快感给掩没的我,死命的将下体抵住妈妈,往前狠狠的捅入最后那重重一下,挺在妈妈穴内的肉棒膨胀到最高点,感觉到穴肉一波一波浪潮般的箍紧着我,酥麻到极点的龟头喷射出源源不绝的白浊精液,一道一道毫不间断的灌注在妈妈那曾经孕育过我的秘密花园之中。
  妈妈被我强吻着嘴,丝袜美腿紧夹住我的腰,浑身不停抽搐颤抖,似是与我一起到达了性爱的最高峰。两人的身体紧紧相接,享受着这致命高潮的绵长余韵。就算之前我与妈妈因为我的种种侵犯而产生摩擦,但可以感觉到在这一刻,我们透过彼此的性器官与双唇连接在一起,一起清空思绪享受几近忘我的极限快感,什么摩擦也不再有。
  半分钟后我终于将精浆全射入了妈妈的阴道,也放开了妈妈的嘴让她重获呼吸。妈妈微张着眼迷蒙的望着我,眼神中带着难以形容的千丝万绪。这时我们的下体仍然紧紧相连,妈妈的丝袜长腿也仍然紧箍着我的腰部,没有放开的迹象,就这样望着彼此,一时没有任何言语。
  「水果呢?」爸爸在客厅叫喊着,这声打断了我跟妈妈性交完的奇妙宁静。妈妈赶忙松开钳住我的灰丝美腿,让我往后一退,将开始软下的肉棒滑出妈妈被干得红肿的可怜小穴。一道浓烈的精液随着我的撤退从阴道口汨汨流出,仍然坐在台上的妈妈赶忙从旁边抽了张餐巾纸堵住自己的小穴,我也退了开来让妈妈可以从台上跳下来。
  「你快去洗澡,不要让你爸发现刚刚的事。」妈妈平复着呼吸,小声的在我耳畔说道,自己也慌忙的将那对被掐得发红的大奶子塞回胸罩之内。我点点头,但又快速掐住妈妈的丝袜美臀,用力揉捏了最后一下享受那充满弹性的美妙触感。妈妈马上瞪了我一眼,我才赶忙把她的裙子给拉下来,遮住屁股与被撕破的丝袜裆部,然后拉下拉炼逃难似的进了浴室,结束这次激烈的乱伦性交。